appre23

5、兇案

向下

5、兇案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二 8月 25, 2015 8:16 am

 對不起,我不能直接引用那個男人的名字,真的,他的名字太常見了。在我們這個城市裏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他也每天都會在我們這個城市的報紙和電視上和我們見面。李芸之所以不敢向警察說出他的名字并且甯願僞裝成一個精神病病人,也是因爲怕惹來更大的麻煩。

  我也不想問李芸她下一步的計劃,我知道她是個堅強的女人,她的心思之缜密是我難以想象的。在車上我隻是淡淡地問了一句:“我們現在去哪裏?”

  李芸的眼睛直直地注視着擋風玻璃:“回森林小區!”

  “回森林小區?你不要命了?”

  她慘然地笑着說:“往往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當我駕車來到那幢洋房前,她卻指了指旁邊不遠的一幢樓說:“停在那邊!”

  下了車,她沒有帶我去她住的那套房,而是上了另一幢樓。

  “這一套房是我用他的錢另外買的,本來是準備送給我父母的,沒想到現在卻成了我避難的地方。”她輕聲對我說。

  我問她:“現在你準備怎麽做?”

  李芸想了想,說:“今天是18号,他每個月的這一天都會到他挂名的一家公司去拿他的顧問費,拿了之後就會到萬金酒店的雪茄房去享受。我們就到那裏去找他!”

  我又問:“你準備殺了他嗎?”

  她笑了:“當然不是,我怎麽殺得了他?他知道我沒有供出和他的關系,就知道我對他是沒有害處的。我隻是想問他到底還愛不愛我,爲什麽要把那個女人的屍體放在我的房間裏。”

  說實話,我覺得她的理由很牽強。

  李芸洗了一個澡就和我一起出了門。我們把車停在了萬金酒店的大門外,到了中午才看到那個肥胖的大人物夾着公文包進了主樓。

  我們跟了進去,由于我長得也算一表人材,而李芸又稱得上女人中的極品,所以一路上去沒人攔住我們盤問。

  在那個男人常常包下來的那間雪茄房外,李芸讓我在外面等她,如果她在裏面尖叫,我可以馬上沖進去救她。畢竟那個男人殺死了一個女人,也有可能對李芸下手。盡管我非常擔心,但李芸還是竭力阻止我跟她一起進去。

  看着她妖娆地走進了包房,我有些郁悶地點燃了一根香煙,然後把耳朵豎了起來,時刻聆聽着會不會有李芸的尖叫聲出現。

  但是,我什麽都沒有聽到,她進去後最多呆了十分鍾就沖了出來,身上的衣物淩亂不堪,手上拿着一把鋒利的刀,刀鋒上滿是紅豔的鮮血。我一把拉住了她問:“怎麽了?發生了什麽?”

  她的聲音有些顫栗:“我殺了他!我殺了他!”然後就倒在了我懷裏“嘤嘤”地抽泣起來。

  這時有個服務員從我們身邊經過,我連忙摟住了李芸,用我的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同時也堵住了她的哭泣聲。我們裝作一對熱戀的情侶,躲過了服務員的注意。我承認,她的嘴唇是那麽地柔軟,比蜂蜜還甜。

  坐在紅色的POLO車上,我沉默不語。李芸絮絮叨叨地說着她走進雪茄房的經曆。當她進了煙霧缭繞的房間,那個大人物就把她摟在了懷裏,什麽也沒說,就是不停地一陣狂吻。李芸對那個大人物的恨意竟在一瞬間消失了。在這間私人包房裏,他們曾經來過無數次,也知道沒有服務員會進來打擾他們。李芸滿心以爲那個大人物會和以往一樣與她在這裏雲雨一番。可她錯了,在迷幻中她睜開眼睛時,卻通過房間的一面鏡子看到那個肥胖的男人手裏正拿着一把切雪茄的鋒利的刀,刀尖正慢慢地上移,對準了她的脖子。

  因爲恐懼而爆發出的力量讓人難以置信,李芸猛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腕,用力地一轉,刀鋒就插進了男人的身體。長期的酒色已經嚴重地腐蝕了男人的力量,他手腕的力量竟然經不住一個柔弱女子奮力地一擊。

  我有些慌張地問李芸:“接下來我們怎麽辦?”

  李芸麻木地說:“我們回森林小區,先吃個飯,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回醫院。沒有人會知道我們來過這裏,最多一年,我就可以因爲症狀的減輕出院。我是學精神病病學的,我知道自己應該在什麽時候裝作症狀好轉。等我一年,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隻要你不說出我們之間的秘密。”

  她沖我暧昧地一笑,我的心竟酥軟了……
6、最後的晚餐


  回到了屋,李芸就開始忙碌了起來,不知道炒的什麽菜,滿屋都是濃郁的香氣。

  沒過多久,一桌子的菜就擺好了。糖醋裏脊,水煮肉片,紅燒獅子頭。李芸的手藝真是非常好,色香味美形,樣樣俱全。如風卷殘雲一般,我狼吞虎咽幾乎吃下了整整一桌的飯菜。

  吃完了飯,我靠在椅子上點燃了一根煙。李芸看着我,目不轉睛。

  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在她的注視下有點發熱,我問她:“怎麽了?”

  她笑了笑,兩隻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就像一彎新月一般。她吐氣如蘭地說:“重溫一下那天的夢,好嗎?”

  我的心在狂跳,我擁着這尤物倒在了她的那張潔淨得嗅得到香味的大床上。我反複地吻着她全身的每一個部位,恣意地放肆着自己的身體。一次又一次!

  當我精疲力盡地倒在李芸身邊時,她還不滿足地用雙足糾纏着我。

  終于她閉上了眼睛,我突然覺得有點口幹,于是站起了身,想去找點飲料。打開了冰箱,找到了一瓶礦泉水……

  當我拿着水回到了床上時,李芸被我驚醒了,她又纏上了我的身體,像一條蛇一般。她喃喃地說:“親愛的,我還要!”

  我攢積起我所有的力量,再一次向她發起了進攻,在某一個時刻,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在不停地顫抖,讓我有想要釋放全部力量的念頭。當我快要達到快樂的颠峰時,我感覺到背後有一縷寒氣,轉過頭,我看見了一柄透着幽光的刀鋒正捏在李芸白皙的手中。

  我反應極快,伸出手來,緊緊扼住了她的手腕。我不會像那個所謂的大人物一樣沒有抵抗的能力,我的力量令李芸無法動彈。

  她面如死灰,臉上滿是失望的表情。她迷亂地說:“你一直都在防範我,對嗎?”

  我點了點頭。

  “你怎麽知道我會殺你?”她又問。

  我笑了笑,說:“因爲我一直都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她問:“你爲什麽不相信我說的話?”

  我笑了。

  在她勾引我的那個晚上,在進值班室之前,秃頭主任把我叫進了辦公室,裏面有個男人等着我。這個男人就是那位大人物,他和主任已經商量好了,讓我找個時間把李芸放出來。他也知道是李芸殺了那個女人,因爲李芸一直沒供出他的身份,所以他想盡了所有的辦法把李芸送到了蘭草醫院。那個死掉的女人是這位尊敬的大人物新包的一個小姐,本來想趁着李芸回老家的時候到這香巢裏溫存一下,沒想到李芸提前回來了。李芸真是個可怕的女人,心如蛇蠍。當着大人物的面,一刀刺死了這個女人。她和大人物約定,必須在兩個月内把她放出來,不然她就會公布所有的真相。不得已,大人物找到了我。

  李芸用異樣的眼光盯着我:“你早就知道了,那你爲什麽不在我去找那個男人時告訴我是他救了我,反而一任我去找他的麻煩?你明明知道我是去殺他的!”

  我緩緩地說:“反正他也不是什麽好東西,死掉了也不足惜。這樣的人本來就該死!”

  李芸又問:“那你怎麽知道我要殺你?你爲什麽不相信我會和你一起回醫院?”

  我一邊拿繩子把她綁在床上,一邊說:“誰也不會再想回到醫院去的,這個道理誰都明白。更重要的是,我剛才在你的冰箱裏找到了一個黑色的塑料口袋,竟然是一顆凍得僵硬的女人的頭顱!我已經知道,這就是那個死了的女人的頭!你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又怎麽會放過我呢?”

  我掏出手機,撥通了110。

  沒過多久,樓下傳來了警笛鳴叫的聲音。

  李芸的神色黯淡,她幽幽地看着我,對我說:“今天的菜好吃嗎?”

  我點了點頭,說:“好吃,我從來沒吃過這麽好吃的飯菜。可惜,以後我都沒機會再品嘗了。”言語間,我竟然有了點莫名的感傷。

  李芸笑了,笑聲中有一些肆意。

  我奇怪地盯着她。

  她慢慢地一字一句地對我說:“那些菜當然好吃啦,那是我從冰箱裏拿出來的肉,是那個女人的大腿上最嫩的一塊……”

  當警察走進房間的時候,他們奇怪地看着我,我撫着床頭大口大口地嘔吐着,地上滿是污穢的肉塊……


avatar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21
注冊日期 : 2012-05-03
年齡 : 40
來自 : hong kong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appre23.freeluntan.com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